?
行業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邦泰人力 > 行業新聞 > 員工下班“繞路”回家發生交通事故,能否認定為工傷?
員工下班“繞路”回家發生交通事故,能否認定為工傷?

提問

員工下班“繞路”回家發生交通事故,能否認定為工傷?

邦泰勞務派遣公司為您分享案例

案例

案例一:石某系幼兒園員工,2012年7月13日晚,石某下班與同事結伴而行,路過宿舍樓下,未回到宿舍,徑直與同事去市場購買水果等食品,在返還宿舍途中,當日18時10分許,受到交通事故傷害,在該起交通事故中石某無責任。2013年6月27日,原告母親鄒某向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申請工傷認定,作出不予認定工傷決定。

原告不服,提起訴訟。

一審法院認為:

本案的爭議焦點主要在于原告發生交通事故是否屬于下班途中的合理認定、是否屬于合理時間。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的立法精神,應對“上下班途中”作出全面、正確、符合立法原意的理解。“上下班途中”應指職工在合理時間內,往返于住所地和工作單位之間的合理路徑。人社局主張,石某下班后沒有直接回到住宿地,而是路過住宿地又到市場購物,不屬于“合理路徑”。結合本案的具體情況,上下班的合理路徑應當考慮到職工為滿足日常生活必須要求而為的合理停留以及路徑的選擇,石某家住外地,為方便工作與同事在單位附近租房居住,其下班后,為滿足正常生活需求,到住宿地就近的市場購買食品。之后返回住處,并未長時間逗留,也未另作他事,理應認為石某下班后購買食品后返回住宿地為其下班的合理路徑、合理時間。判決撤銷人社局不予認定工傷決定。

人社局不服提起上訴。

二審法院認為:

本案的爭議焦點是石某發生交通事故的地點是否屬于合理路線上。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工傷保險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六條規定,石某下班后,經過居住地并未上樓,而是前往附近的市場購買食品,其購買食品的行為應屬于“從事日常生活所需要的活動”,故應該認定,交通事故發生在上下班途中的合理路線上。且交通事故發生的時間是下班的合理時間,原審法院認定不予認定工傷屬適用法律錯誤符合法律規定,應予維持。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案例二: 2016年11月15日馬某下班離廠后,到附近醫院給住院的老公公送吃的,之后離開醫院回家,于18:20在途中發生交通事故,經搶救10日后死亡。經《交通事故認定書》認定:馬某負事故次要責任。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作出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

王某(馬某丈夫)不服提起行政訴訟。

一審法院認為:

《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第(六)項規定,”職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工傷:(六)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責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軌道交通、客運渡輪、火車事故傷害的;”。本案的爭議焦點是:馬某發生交通事故的地點是否屬于下班的合理路線,是否是合理時間。《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工傷保險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六條規定,“對社會保險行政部門認定下列情形為'上下班途中'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三)從事屬于日常工作生活所需要的活動,且在合理時間和合理路線的上下班途中。”本案中,馬某下班后,經過居住地并未回家,而是前往醫院給住院的公公送晚飯,給生病住院的公公送晚飯的行為應屬于從事日常生活所需要的活動,應認定為在上下班的合理路線上;且馬某的下班時間是17:00,發生交通事故的時間是18:20,亦屬于在合理時間內。馬某所受傷害不予認定工傷系適用法律錯誤,應予撤銷。判決:撤銷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作出的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

人社局不服提起上訴。

二審法院認為: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工傷保險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六條規定,關于“上下班途中”的法律適用問題,本院認為,因“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責任交通事故傷害而認定工傷,應符合“為了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傷害或者患職業病的職工獲得醫療救治和經濟補償,促進工傷預防和職業康復”工傷保險立法本意,在明確工作原因的前提下結合職工上下班目的、路途方向、距離遠近及時間等合理因素進行綜合判斷。“上下班途中”應當是職工以“上下班”為目的,在合理時間內往返于工作單位和居住地的合理路線的途中。職工在上下班途中從事了其他活動,應當是職工日常工作生活中必須的、合理的要求,且在正常工作開始或結束后往返于單位或居住地之間合理行程時間內,未改變以“上下班”為目的,以工作單位或居住地為始點或終點的合理路線。本案中,馬某在下班后未回家,直接從工作單位前往醫院給老公公送食物,之后離開醫院回家時發生交通事故,居住地在地理方位上位于工作單位和醫院之間。馬某直接從工作單位前往醫院,屬于下班行為,該行為雖不具有回居住地的目的,但不能由此否定其行為不具有下班時間、路線及目的的合理性。馬某到醫院給老公公送食物,表明其已轉入處理私人事務,下班行為已經結束,其再從醫院回家,此階段的行程路線和時間已不屬于下班途中,故此時馬某在醫院門口受到交通事故傷害已不符合法定的工傷認定的條件。判決如下:撤銷一審法院行政判決。

點評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工傷保險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六條規定,最高院對如何認定“上下班途中”又做了進一步解釋,其中第(三)款對于勞動者在下班途中“繞路”的情形做出了進一步的規定。從上述兩個案例中可以看出,審判實務中對于“從事日常生活所需要的活動”界定的還是較分明的,對于“繞路”基本可分為因客觀原因(例如:堵車、突發事件等),和主觀原因即因“私事”,因“私事”繞路是否一定是不屬于“從事日常生活所需要的活動”呢?實踐中因“私事”繞路的情形既符合從事日常生活所需的必要活動,也符合在合理時間內未改變以上下班為目的合理路線,一般可認定為“上下班途中”。(例如:買菜、接送孩子上下學等)如因不必要的“私事”繞路或因“私事”而改變了“上下班”的目的,一般法院不認定為“上下班途中”。(例如:朋友聚會等)

上述第一則案例中,石某下班后為滿足正常生活需求,到住宿地就近的市場購買食品。之后返回住處,并未長時間逗留,也未另作他事,法院認定符合 “上下班途中”的情形。判決撤銷人社局不予認定工傷的決定。第二則案例中,馬某下班后未回家,直接從工作單位前往醫院給老公公送食物,之后離開醫院回家時發生交通事故,法院認為馬某到醫院給老公公送食物,已轉入處理私人事務,下班行為已經結束,其再從醫院回家,此階段的行程路線和時間已不屬于下班途中,判決人社局不予認定工傷正確。



?
cache
Processed in 0.004132 Second.
排列3开机号近10期